洛九歌

云梦一生一起走,一起携手度春秋♪

【羡澄】莲鱼绵绵到何期(四/江澄单方面性转注意√)

微风不燥,阳光正好。荷塘里又挨满了莲叶,连那多日的菡萏也露出了一点粉红。绽开的荷花带着香气,拂面而来。江澄站在堤岸上静静的数着时间。一分钟、两分钟…一直数到十,才等到远处那个黑红色的身影。

魏无羡抱着一卷纸缓缓走近,纸上花花绿绿的图案有些模糊,但也不影响查看。江澄有些莫名其妙的抱臂看着他,但并不说话。果不其然,魏无羡一脸笑嘻嘻的凑近,然后刷拉一声展开那卷纸。

“喏,师妹你看这个! 据说云梦还有这么一座山,山里有不少奇异的东西,我们去探险怎么样?”

“…魏无羡,你是从哪儿翻到的啊?”

“就,你家密室啊。”

“那里放着成堆的卷纸,我只拿了这么一张。”

江澄有点无奈,她家这间密室是放着成堆的卷纸没错,但…那里通常只有历代江氏宗主才能进去啊! 而且还有不少机关…他他他,他是怎么进去的啊???

但这些事情,魏无羡是不会告诉她的。

“要去你自己去啊,我才不去呢。”

江澄有些无言,偏头抱臂不想再理会他,却见少年黏黏糊糊的又贴上来。

“诶呀好师妹,澄澄,你就陪我去一趟吧?大不了师兄保护你! ”

看着魏无羡信誓旦旦拍着胸脯的模样,江澄有点动摇了。其实她并不是不想出去玩,只是条件不允许。虞夫人那样严厉,她更是连想都没想过。

“那…”

江澄涨红了脸,然后小声的道。

“那可不能被别人知道,尤其是阿娘! ”

【羡澄】莲鱼绵绵到何期(三/江澄单方面性转注意√)

魏无羡终于把自己折腾发烧了。

理由很简单。也不看看天气如何,为了寻找江澄的踪迹而跳下水,更是连外套都没披。幸好江澄划的小船没有走太远,否则怕是连溺水了都没人发现。再加上忽如其来的雨,说他不会发烧?我都不信。

江澄自知理亏,对于魏无羡,她也多了几分愧疚。按照江氏家规罚跪面壁思过一周都算是轻的了。但她还是放心不下,尽管江厌离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,魏无羡没事。

夜深了。走廊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,她的手里还提着一盏灯笼。按照阿姊告诉她的方位,江澄很快就找到了魏无羡的房间。从里面传来不时的咳嗽声更是让江澄心里难受。伴随着吱呀的推门声,床上的人似乎也被惊动了,刚想坐起来就被江澄摁了回去。

“老实睡着吧…”

魏无羡瞪大了眼睛,他虽然算到了江澄一定会来看他,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一时间,惊喜,震惊,各种思绪都涌上了他的脑海。他情不自禁的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就没再说话了。

“阿姊说你只是感染了风寒,不多时就会好了,这段时间你还是好好静养吧,不要再出去疯玩了。”

“这些…是,是阿姊做的啦…你尝尝看! ”

才不会承认是照着阿姊给的配方做的呢! 说话间,江澄已经自顾自打开了饭盒,一股清香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。她执起木勺送至魏无羡嘴边,看着他咽下去这才眨眨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。

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

魏无羡有点无言。口味是清淡,但也有点太淡了吧?还有点…甜?虽然现在自己吃不得辣没错……咳。实话说吧,江澄你是不是把盐当成糖放了?说这样的食物是江厌离做的?打死我也不信!! 在脑子里像过弹幕一样把这些话过了好几遍之后,魏无羡扯出了一个不算难看的微笑。

“还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他偶然瞥见江澄左手手指上缠着的纱布。生生地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在对上江澄期待的目光,他一瞬间有点恍惚,终是失了那份勇气。

“很好啊。”

知晓你的口是心非,所以不点破罢了。

“真的吗?”

小姑娘的眼睛里有了几分光彩,是欣喜,也是得到肯定的自信。她笑了,眉眼弯弯。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,却足以让某个人刻在心里记一辈子。

“师妹,你笑起来真好看。”

这是魏无羡的真心话,但他就是想说出来让她知道。果不其然,江澄敛了几分笑意,挥拳就砸向他肩膀。

“我,我才没有…/ /”

但是耳尖微红的事实出卖了你哦。

【羡澄】莲鱼绵绵到何期(二/江澄单方面性转注意√)

之前有小可爱以为这是回忆杀……其实并不是哦。此系列和原著不一样,但还是有点关联的! 是青梅竹马的日常,因为原著太刀了私心给自己发小甜饼呜呜呜(看我多好……

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,那么,正文?↓

江澄从来没想到魏无羡居然这么的……会玩。平日里缠着阿姊剥莲蓬尚可理解,因为江澄自己也很喜欢吃莲子,有时候也会缠着阿姊。可他没想到魏无羡居然会发明出射风筝这样的游戏。

不过这也是正常的,莲花坞本就依山傍水,地势更是地平。每当夏天到来,清风徐徐吹动柳枝和莲叶摇摆,要是风再大一些,足以把风筝送上天空。

江澄有这么一个风筝,是蜻蜓的形状。它是江厌离亲手制成的,江澄自然把它当宝贝。平日里都不怎么轻易示人,此番被魏无羡忽悠了一下,一咬牙,居然就真把它拿出来了。看着魏无羡背着箭筒一脸轻松的模样,江澄暗自下决心,一定要赢过他。

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场面就变成了他们两个人的比赛。而其他人则充当起了围观和呐喊助威的角色。等风筝飞的足够远的时候,江澄小心翼翼取出一只箭搭弓,然后才射出箭去。反观魏无羡,他居然一点都不着急。眼看着那风筝越飞越远,已经快要飞出江澄自信能射中的范围了,他这才取出箭来搭弓然后射出箭去。

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魏无羡第一,江澄第二。为此,江澄郁闷了好几天,不过这也没什么。真正让江澄生气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——魏无羡无意间将她的风筝给弄坏了。小姑娘没有发飙,只是兀自生闷气,实在憋不住了,就把事情告诉了江厌离。

魏无羡发现江澄最近有点不对劲是在几天后,江澄不仅吃饭的时候躲着他,而且平时不管干什么也都躲着他。这让他十分郁闷,问了江厌离才知道原委。

这一天天气格外好,阳光明媚。江澄正划着船在湖里游荡的时候,却见水中一个影子朝她游来,然后破水而出。

是魏无羡!

他浑身上下都湿淋淋的,头发上的水滴顺着发梢往下滴,但是那双眼睛里却依然明亮如星。江澄不置可否,刚想滑桨离开,就被魏无羡扣住了手腕。

“江澄…。”

“放开我。”

“你还在生气吗?”

江澄不说话,也不动作,只是低头盯着水面。见状,魏无羡也不恼,只是踌躇片刻,然后说出了自认为完美的解决方案:重新做一个风筝给她。说这些的时候,语气间也不自觉带上了几分歉意。

江澄愣住了,半晌才回过神来,在抬头看向魏无羡的时候,眼里蓄积的泪水滚落出来,打湿了前襟。魏无羡更慌了,他这个人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女孩子哭。正当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江澄的时候,江澄却突然破涕为笑。

“那可说好了,你得给我再做一只风筝,而且得让我满意才行。”

魏无羡松了一口气,点点头,又露出了那个标志性的笑容。正在这时,一阵风吹过,魏无羡冷不丁打了个哈欠,江澄这才注意到,他只穿了中衣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要下雨了,快上来。”

江澄抬头看了看天空突然的阴云密布,眉头皱起,仿佛可以打结。虽然是略带责备的话语,此刻听起来却满满的都是关心,在上船以后,魏无羡偏头,悄悄的把眼前小姑娘的样貌刻在了心里。

【羡澄】莲鱼绵绵到何期(一/江澄单方面性转注意√)


江澄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江家的厅堂。那时候的小小少年,穿着一袭有些破烂的黑衣,脸上虽是灰扑扑的一片,但不难看出是个颇俊俏的人。江澄就站在一旁,目光时不时转过去看一眼,她很好奇。这是江枫眠第一次带外姓弟子回来,也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人呢?

但很快的,她就没有这个心情好奇了,那是因为江枫眠对这个孩子的态度。从衣着到言行,甚至将他收为自己的首席大弟子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江澄有些嫉妒他了。

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。当虞夫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时,立刻风风火火的跑来质问,于是一场争吵就这样不可避免的爆发了。最后,江枫眠只得解释说,那是藏色散人和魏长泽的儿子——魏婴。

江澄暗暗的念着这个名字,然后转过身。有风吹过,撩拨她耳际碎发,也撩拨了垂柳的枝条。她看得很清楚,那是两个江家的人在船上剥莲蓬。便也跟着去了。

那是个着紫衣的温婉仙子,她正在动手剥莲蓬,她旁边还坐着一个少年,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剥莲蓬的动作。这样一副场景,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,可在旁人眼里…江澄一时气结,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。

“魏婴。”

被称作魏婴的少年顿时抬起头来看她,江厌离也放下莲蓬笑着朝她招手。江澄别了魏婴一眼,这才心不在焉的应了江厌离一声,道:“阿姊,我们把这些莲蓬带回去吧,我想喝你做的汤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江厌离笑着,抬手揉了揉江澄的脑袋,接着转过去对着魏婴道:“阿婴,你把那些也带上吧?”

这话虽然是对着魏婴说的,可江澄却不能当做没听见。也赶忙抢着弯腰抱起一堆莲蓬,两个人相顾无言,就这样跟在江厌离后面,离开了小船,登上岸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

魏婴问这句话的时候,当然是虞夫人不在的前提下,他和江澄并排坐在台阶上说话的时候,能明显感觉到她愣怔了一下。

“我记得我没有告诉别人啊…难道是江叔叔告诉你的吗?”
“那算了,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,那你呢?你叫什么?”

江澄不说话,她只是安静的看着天边渐变的景色,但是魏婴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有认真在听。而一旁的少年见她迟迟没有动静,竟是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“我在听。”

江澄将目光移过去看他,仍是那一副骄傲的模样。但其中内里,打死她也不会说,是因为她想多听听魏婴的声音。莲藕排骨汤的香气飘了出来,屋里传来江厌离温柔的呼唤,两个人忙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。

“我叫江澄。”

已近落日余晖,少女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让魏婴停住了脚步。突然之间,他就起了逗弄江澄的心思,然后转过身来,“你说什么——?”

“……”

江澄瞬间闭嘴,在对着魏婴的目光也移向别处,“听…听不见就算了。”

晚霞是红的,她的耳尖,此刻也微微发红。见状,魏婴笑出声来,“快走吧,师姐在等了。”

清水向√当你拿着筐子对着他们说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的时候



内含蓝大,大小姐,舅舅。是某个小可爱点的文√日常ooc算我的,今天也在想尽办法皮皮皮√撞梗致歉。

蓝曦臣v

你非常皮,在你还没有过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了。就冲你每天破无数家规这一点就可看出来。今天你破天荒起得很早,说是要出去买东西,然后背着个筐子就出门了,并且不让任何人跟着。

正巧他今天有点忙抽不开身陪你,而他也知道你是个闲不住的主儿,便随你去了。不多时你就回来了,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好之后径直奔向他的卧房,他正在抄写着什么,神情专注。你轻手轻脚的推开门,把已经空了的筐子口对准他。

“蓝曦臣! 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?”

他明显一愣,随即回头看向你,而你则是眨巴着眼睛看他,然后他走过来一手揽住你的腰,在你耳边语。

“当然了,不管夫人喊多少次,我都会答应的。”

————《曦臣你怎么这么好呜呜呜》《夫人别哭∑我会心疼的》


金凌v

兰陵金氏所居的金陵台的确是块风水宝地,不仅依山傍水,而且山上的吃食也多。早就信誓旦旦拍着胸脯答应了金凌给他摘野栗子做栗子糕的你,今天终于如愿以偿,来到了栗子树下。

金凌自然是没见过野栗子,好奇的四处打量,冷不防被扎了手后,蹙紧了眉头,一脸嫌弃的模样。你不由得哑然失笑。

野栗子大多已经熟透了,你嘱咐金凌帮你捡那些落在地上熟透了的,他虽然怕被扎到,可还是答应了。过了一会儿,一筐子栗子终于拾掇完毕,你不由得抹了把额头上的汗。

突然,你瞥见了一旁坐在树下乘凉的金凌,一时间玩心大起,然后对着他拿出了一个葫芦。

“金凌!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?”

“别,别闹了……”

金凌脸上开始显现无奈的神色,继而起身走到你面前将葫芦堵上,认真的看着你。

“想收了我,做梦吧。”

末了他又补上一句,“应该是我收了你才合理…”

————《你没事干拿葫芦干什么?》《炼丹啊! 》

江澄v

今日你心血来潮拉着他一同在莲花坞泛舟,他居然也没有回绝,而是答应了。谁叫今天是你的生日呢?江澄语,夫人的话,过生日当然要开心。

你带了好几个挎篮,一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冲着莲子去的样子,江澄见了也只是挑了下眉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很快,你们就下水了,你兴冲冲的只顾摘莲蓬,差点都忘了江澄。在你脚边的莲蓬堆起一座小山的时候,你终于舍得回头看看你的夫君了。

江澄的脸色极不好看。不知道是不是被你一直冷落个气的,见状,你只得温言细语的哄他,他的脸色才好了些。这时,你举起旁边的挎篮对着他。

“江澄!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?”

闻言,江澄猛的抬起头看着你,然后朝你逼近,将你禁锢在他臂弯里面。

“你叫我什么,嗯?”

————《是时候学含光君天天了》《不我错了! 晚吟,澄澄! 夫君! 》《晚了》

占tag致歉。

唔突然想写东西了,大家想看谁的哦?记得留下梗ww不过女孩子们就算了,比如说阿箐啦,温情啦,江厌离啦…另外,轩离不拆谢谢√

特别的相遇

海底本来就不存在光明。有的只是波光粼粼的海面以及许多充当活体光源的,那些会发光的鱼儿。

我依稀记得书中记载的东西,在每一条人鱼成人之后,才可以去海面上看看。而今天,恰巧是我成人的那一天。

“真不知道……我会看见什么呢?红霸哥哥啊,海面上都有些什么呢?”

“好啦到时候就知道了,小红玉快走吧! ”

虽然话是这样说的,但是现实明显不容我把话全部说完。我就这样被哥哥拽着出了门,都没有来得及回头看,更别说说什么了。撇撇嘴只好认命般跟着他往海面上游去。伴随着眼前越来越清晰的光源,我终于第一次看见了海面上的美景。

那是一个黄昏。夕阳在天边,将云朵染成金色的,连太阳的光线都是那么的柔和。天上偶尔飞过的鸟,更是给眼前的这幅美景,增添了不少亮色。

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?眨巴眨巴眼睛四处张望着,似乎是想把眼前的东西通通看尽,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了岸边的礁石上坐着一个少年。

看他的穿着,应该是个魔法师?我记得煌的魔法师都是这样的打扮……他们的头上都戴着那样的帽子。

我这样想着,仔细的打量着他,他大约是感觉到了我的视线,接着,将目光投向了我。那双纯澈的蓝,就如同深邃的海水。那是我触不可及的天空。

他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,接着,我看见他的嘴角弯了弯,勾起了一丝好看的弧度。

“你好啊,我的名字叫做阿拉丁! 你应该是人鱼吧?”

“诶……? ”

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话,就像是阔别多年的老朋友。因为他们对我总是唯唯诺诺,或者是不敢接近。

再到后来呀,我们聊了很多,也谈的很投机。我也理所应当的告诉了他我的名字。直到我终于听到红霸哥哥无奈的声音的时候,我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去。

“你今天变得有点奇怪呢。”

红霸哥哥这样说,语气笃定。
……谁知道呢,我想,也许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阿拉,是阿拉红的某位太太授权之后的产物,基本算得上是看图写话(ni)然后就是,这篇我之前有发在别处的哦纯属原创不要误会! 以及——欢迎来找我玩www

境界线

每当月朗星稀的夜晚降临时,我总是会坐在无人知晓的角落,慢慢的,慢慢的拉着那马头琴,将我的思念传达给他。

我是草原的儿女,我也深深的爱恋着脚下的土地。清晨,我站在山上眺望,那山却是一眼望不到尽头。再看地面,我能看见的,却是孩子们欢乐的身影,听到的也只是他们的笑声,以及他们的父母们亲切的呼唤。

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得感伤了呢?明明只是不过短短数百年。我曾经想忘记,可是我却做不到。他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上,挥之不去。他早已成为我的一道伤疤。

就连睡梦之中也在呢喃,回忆着与他曾经的旧时光。那个时候天比这还要蓝呢! 我和他坐在草原上看着天边的白云,一起细数夜晚星空里面的星星。我问他,会不会有一天,他也会变成那万千星河之中的一个,然后离我而去呢?他却只是笑着摇头,然后以宽大掌心轻抚我的发丝。接着笃定的告诉我不会,我相信他,他说不会离开我,那就一定不会! 可是现在……现在却只剩下轻声的叹息。

马头琴再次在夜空中想起,我坐在警戒线的边缘,背后靠着巨大的岩石,头顶是明亮的群星。慢慢地,乐声响彻夜空,恍惚之中,我听见了谁的轻声叹息。明明只是一条线的距离,但感觉却是横着一条巨大的鸿沟。我无法跨过去,他亦如此。

你会不会听着这马头琴的声音想起我?我最亲爱的哥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有感而发,大概是内/蒙/古在思念着被划分出去的外/蒙/古。设定是兄妹,真不明白为什么都说我蒙古是汉子,明明也是有着柔情的好伐xxx蒙娘赛高啊!

啊,是两个小时画出来的东西,小阿拉丁我对不起你orz
因为我想尝试一下漫画的黑白风所以……

【阿拉红】父母的爱情故事

那天晚上,无云。也许是临近中秋节罢了,那月亮竟然格外的圆,也格外的亮。万千星辰的光辉尽数被遮掩,但它的光却并不温暖,反而显得更加清冷。煌的国度还是那样安静又祥和,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吧?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,我重新看向桌子上摆放着的蜡烛,以及那随风摇曳的烛火。红烛淌泪,但却又不是泪。这触目惊心的红,使我想起了那天母亲的一袭红裳。于是我决定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,当作永远的纪念。

父亲的身份很不一般,据说他是阿里巴巴叔叔的magi。并且,和母亲的初遇并不算美好,甚至可以说,是差点打起来。在那之后,父亲对母亲的印象就不太好了。父亲比母亲小至少八岁,这是裘达尔叔叔告诉我的。他说这些的时候,脸上还带着不可置否的笑容,似乎是想感叹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吧?是啊,为什么呢?

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母亲一直待在辛德利亚,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情之后,她才决定返回煌。没错,那就是祖父的去世。我想,这对于他们的打击一定非常大。可事实上,那只是一个开端。在大家全部都聚集起来对抗那个据说足以毁灭世界的魔物的时候,就是父亲与母亲的第二次相见。

我不得不承认,如果不是因为阿里巴巴叔叔,父亲和母亲之间才不会和解呢! 我在听阿里巴巴叔叔说这些的时候,他的神情有些自信与骄傲。不过那些都随他去好了。要说起阿里巴巴叔叔啊,他是个很好的人。对待别人总是笑脸相迎,像他那样的人,身边总是围绕着许多的朋友。有的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光芒。当初作为magi的父亲会选择他,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呢?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妻子,她的名字叫做摩尔迦娜。同样是个非常好的人,别看她平时不苟言笑,其实心很细,人也很善良。我非常喜欢他们两个。父亲还有许多朋友,因为他曾经游历了许多的地方。小的时候,我经常缠着他,让他给我讲他以前的故事。每当这个时候,母亲就总是笑,她笑的很温暖,也很幸福。

据说是父亲先动心的。他在追母亲的时候可没少吃苦头,毕竟母亲她有那么多妹控的哥哥,这也是难免的嘛。可是父亲还是追到了母亲。如果要这样说的话,那母亲的情敌可真不少呢……有阿里巴巴叔叔,红霸舅舅,还有那些魔法学院的人…………不过这些都不重要! 反正母亲才是最后的赢家!

母亲喜穿红裳。那是因为父亲喜欢。于是她便经常着红裳为他跳舞。那种美丽,是惊心动魄的美。据说南方发生了叛乱,父亲已经前往那里了。母亲一开始也要跟着去,但却被父亲阻止了。他说那很危险,他自己去就足够了。临行前,父亲看了母亲一眼,那眼神里包含着什么,我看不懂。不过当我看到母亲微红面颊和坚定的目光之后,我便已经了然。

那是几天前的事,听说军队凯旋而归,母亲大清早就跑去迎接,甚至连外套都没披。远远的,我就看见了那抹熟悉的蓝色。一如他离开的时候那样,步履坚定,自信满满。

我知道他会回来的,因为母亲还在这里。他们彼此之间眼神交汇,那是心灵相通。

接下来,就是父母相见的场景了,我想,我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。